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老师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-2011学年度第一学期班级日志(第三周)  

2010-09-13 22:46:39|  分类: 2010-2011班级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0-9-13  星期一

因为基训册这学期到得迟,所以落下了好几课要补。上个星期做了第一课、第二课和语文园地一,上周五我让大家在周末把剩下的第三、四课完成掉。不想今天早上收作业时发现这次作业情况很不理想,其中没完成的大约有七八人。因为要赶着补,所以上周基训册基本上没改成,累在一起总共有四五课没改了,今天在学校除了上课就是改基训册,一直到放晚学也才就改了两组,没办法只好将剩下的两组带回家改了,因为明天还有那么多作文本儿呢!早读课时,我又宣布了一条规定,这学期订的同步阅读《落满霞光的竹林》每天(时间不限)必须在家长处朗读两篇,通过后家长签字。这段时间上课我发现,有部分同学朗读课文虽然感情充沛,但朗读过程中多字、少字、错字的现象比较严重,这都是平时朗读训练不够导致的语感低下之故,唯有加大朗读训练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实际上,这种情况在二年级时,我就已经发现了。随着孩子们识字量的增加,孩子们渐渐地都喜欢上了默读。默读,轻松、快速,孩子们自然喜欢,学会默读固然是好事,这样更有利于增加孩子们的阅读量,但是,我认为默读永远不能取代朗读,对于培养孩子们语感而言,朗读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每天早读课,班上都有不少南郭先生充数其中,光见嘴动不闻其声。我也想过办法,如男女生分段赛读、老师带读等,但对于部分懒虫来说,还是见效不大。希望通过此举使目前的这种现状能得到一个明显的改观。

2010-9-14  星期二

开学两个多星期了,可是这学期的经典诵读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。很着急,总感觉孩子们学业负担过重,自己时间上也安排不过来。现在孩子们每天都有不少作业要完成,何况这学期又增加了一门英语,我实在不忍心用强制的命令去要求孩子们每天都去背诵一些东西。但我也有些不甘,我可不想就这么罢休。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,能不能在这其中寻求到一个平衡点,既没增加孩子们的负担,也能让这项活动继续下去?看样子还得在早读课上动脑筋,早读课四十分钟一定得重新安排。这学期,每天早读课我总是先带大家读两篇语文书中的课文,再带读读两篇同步阅读中文章,或许是因为现在文章篇幅变长的缘故,或许是带读本身就很消耗时间的缘故,反正一节课总是没读几篇,时间就所剩无几了。准备从明天开始取消带读,这样应该至少能节约一半的时间,每天留二十分钟给经典诵读应该足够了。唯一遗憾的是,星期四的早读被数学老师要去了,也不好说什么,真希望学校能出台规定,早读课一律只能用于让学生读书,不过,万一学校真如此规定怕又会惹来一些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的意见了。唉,看样子,只能作罢了。

2010-9-15  星期三

今天来说说我那儿子学生。

第二周的星期一上午,我正在办公室改作业,德育处的李大姐过来告诉我,让我派班长、劳动委员、中队长中午一点半到多媒体教室开会,同时还跟我说什么刘孝羽门岗执勤什么的。当时办公室人多嘈杂,后半句也没听清,所以关于门岗执勤的事儿也就没跟儿子说。下午一开完会,儿子就兴冲冲地跑进办公室,来到我跟前,凑到我耳边压低了声音对我说:“老爸,刚才开会李月华阿姨让我这学期每周三站门岗哎!”“真的?那你不如愿以偿了吗?!”儿子一脸得意,翘着嘴角一溜烟儿地跑了。说句实在话,这“门岗”,儿子可是垂涎了两整年了哟!一年级那年六一儿童节,选新队员代表上台发言,儿子就是冲着“门岗”才上去的。二年级时,学校开始从我们年级抽调“门岗”,鉴于儿子的好动,我没有兑现诺言,而是让唐芹去了,儿子当时虽没说什么,却也很有些失落。这次由于上个六年级的毕业,学校需要增加几名“门岗”,儿子的当选纯粹是李大姐的照顾,对儿子而言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!接下来的一天半,“星期三、门岗”就成了儿子嘴上出勤率比较高的两个词儿了。可以想象,对小东西来说,这一天半是幸福的,漫长的,更是难熬的。

星期二晚上,一写完作业,儿子就催我:“老爸,今天我要早点睡觉哦!”“怎么啦?昨天没睡好吗?”儿子要求早睡这可是不多见的哟。“不是,我明天要早起!”“?”我正一脸纳闷儿,儿子立刻补充道:“哎呀,明天我值班!”“值——班?!”天哪,连“值班”都用上了,还煞有其事的样子!第二天早上,我正睡得迷迷糊糊,儿子就开始悄悄地起床了。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的,我更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力量使然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说陌生也不陌生,因为那次儿子跟他妈妈去云岭的早上我见过,跟他妈妈去庐山的早上我见过,还有跟他妈妈去看世博的早上我也见过——快速穿衣,快速洗漱,快速收拾东西,最后还催我快速出门儿!以往可都是我催他的呀!没办法,只好早早地出了门儿,总不能耽误儿子的大事儿吧?——今天他“值班”!

到了学校,才七点!连门卫黄老师都奇怪,今天咋来乜早呢?不过我没告诉他,不然儿子一准要怪我多嘴。一到学校,我就忙开了,也没顾上他了。直到上早读课,我才想起儿子,也不知他现在咋样呢!于是,我一阵小跑,来到同层楼走廊的最西端,准备瞧瞧儿子的模样。不曾想,小东西站在门口东边的最外边,被房子遮住了看不见。算了,待会儿,问问他便了。直到放中学,我才想起“采访”他:“怎么样,站门岗的感觉——?”“光荣,自豪!”儿子胸前挂着个门岗执勤牌儿,一路蹦跳着说,光荣和自豪也同时写满了自己的小脸。放晚学,儿子把那个执勤牌儿一直挂到了电力新村的供电局食堂。吃饭时,老婆打来电话,问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,正准备挂机,儿子一把抢过手机:“老爸,我有话跟老妈讲。喂,老妈,今天我站门岗的哎——!”“……”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,我只看见儿子那一脸灿烂的笑容……

2010-9-16  星期四

根据上级安排,今天上午学校进行了一次防空演练。

上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,我正在让孩子们自由读《小摄影师》时,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,孩子们扔下书抱着头就往外跑。在走廊里稍作停留,就跟着三二班跑下了楼,来到事先指定的安全地点,孩子们都蹲了下来。大家叽叽喳喳,你挨我挤,哪里有丝毫的惊慌和恐惧?!兴奋和快乐倒是有不少。我示意大家安静下来,然后给他们讲了这项活动的由来和意义。 看着他们那似懂非懂的样儿,我在心里想,终有一天,他们会懂的。

2010-9-17  星期五

上午九点一刻左右,防空警报突然响起,经过昨天的预演,孩子们显然熟练了许多,纷纷抱着头冲出了教室。接着孩子们又如同潮水一般涌向楼梯,那声音就像一阵闷雷滚动。到达预定地点时,我一看时间,很好,正好一分钟!大约一分半钟后,所有班级的同学都到达了预定地点。警报解除后,各班以早操队形列队,班长汇报撤离人数情况,然后钱校长对本次活动进行了总结。实际上,要想提高孩子们的防空意识,每学期进行一次事先未通知的演练,效果可能会更好。但是,又真心希望,这永远都是演练!

2010-9-19  星期日(补下周四的课)

这个星期四,空堂时大家在办公室一边改着作业一边闲聊。六年级熊老师和周老师的谈话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说六二班有个去年才转来的女生朱庆沁,三四年级英语从没上过,一年之后,期末测试居然英语全年级第一!看我张着嘴巴瞪大了眼,熊老师又补充道:“而且语数也是第一!这小孩就是聪明!”“特别是她的作文,写得根本不像是小学生的作文,而更像是初中或高中学生的作文!她的思想比同年孩子深刻和成熟多了。”周老师也补充着。居然有这等事?!我越发惊奇——“这孩子长得什么样儿?”说得我倒想马上见见她了。“其貌不扬!眉毛往下掉着。”周老师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可思议。这时正在改单元检测卷的熊老师顺手递给了我一张这小女孩的试卷,我接过试卷直奔她的最后一题——作文题,我倒要看看她的作文有多好!第一段看下来,我就已经吃惊不小了,等看完全文,我已经是佩服得不行了。天哪,这语言是从哪来的?获奖作文书上的?不可能,听熊老师说,这时当堂测试,谁都没机会抄袭!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识见识这个神奇的孩子,我心里暗暗地想着。

周五中午,吃过午饭,照例又到教室里转了一圈,正准备回办公室批改作业时,忽然看见办公室门口有两个女生,看个子应该是六年级的。其中有个掉梢眉的女生引起了我的注意,“咦,你是朱庆沁吧?”我脱口而出。“嗯,是啊?”她很意外我叫出了她的名字。“哦,久仰久仰!有事吗?”看她们在门口欲进又止我笑着问道。“我们老师让我们俩中午来这里把剩下的测试卷改出来。”“那进来吧!”接着两个孩子就进来改起了卷子,而我则一本正经地跟她们聊了起来,不,准确地说,应该是跟朱庆沁聊了起来。

“朱庆沁,你几岁了?”

“十二岁。”

“你家是什么地方的?”

“广德邱村镇的。”

“你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打工。”

“小学在哪儿读的?”

说了个学校的名字,我没记住,据她说,那是邱村镇下的一所村小,她的那个班好像只有16个学生。语文老师是位五十多岁的老教师,很严厉。

“你有兄弟姐妹吗?”

“没有,我们家就我一个。”

我感觉我简直在搞人口普查。问完了一些基本情况后,我开始了我最关注、也是我最想知道的部分——

“能说说你平时有哪些兴趣爱好吗?”

“也没什么爱好,看看书吧。”

“看哪些书?”

“作文书。”回答得很干脆,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

“《三国》看过吗?”我随口选了本名著。

她摇摇了头,看样子应该是连青少版的《三国》都没看过。我更有些意外。

“只看作文书吗?”

她想了想,“差不多吧。”

我一阵沉默,脑子里冒出了许多个大大的问号——“阅读面这么窄、这么单一,语言为什么那么丰富呢?她到底看些什么样的作文书呢?她怎么看呢?她以前的老师平时作文课是怎么上得呢?……”

然后,我就这些问题又一一地“采访”了她。从一年级开始,老师就让他们每天写一篇日记。三年级开始就让他们做读书笔记,几年来,她已经摘抄了两大本好词好句。她尤其喜欢看作文书中的点评,喜欢从中找到写作的规律和技巧。语文老师每次作文都是先读两篇范文,再讲一些作文技巧,然后就交由她们当堂作文……我努力地从中梳理着,试图发现我所想要的东西,但似乎并没有多少让我眼睛为之一亮的东西。能看得出来,这是个很有些天分的孩子,天分加上长期的积累使她获得了对语言熟练的驾驭能力。从这个个例身上,我虽然没找到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法,但我还是深深地领悟到,教孩子语文,教孩子作文,没有最好的方法,但却有最适合的方法!教学有法、教无定法、因材施教都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