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世军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-2011学年度第一学期班级日志(十六周)  

2010-12-13 20:43:47|  分类: 2010-2011班级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0-12-13  (星期一)

《中华成语千句文》第十六部分“两宋兴衰”孩子们已经开始背诵了。今天抽了点时间把这部分翻译了一下,原文有的地方意思有些重复,所以不好翻译,凑活吧。中午到中亚印刷公司去了一趟,找到段总,咨询了一下,准备把经典诗文读本和中华成语千句文合在一起编成一本册子,印刷出来,这样不仅成本低了,质量也好了。因为打印的东西总经不住孩子们的折腾,时间不长就又脏又烂了。但是,要把这些东西印刷出来,还得修改修改,看来接下来又有事做了。

第十五部分    两宋兴衰原文:

宋祖匡胤,羽翼已成。陈桥兵变,黄袍加身。江山垂统,先发制人。杯酒释兵,开心见诚。强干弱枝,内重外轻。正理平治,偃武修文。清明上河,游人如云。张灯结彩,积玉堆金。酒楼茶肆,谈笑风生。勾栏瓦舍,鼓瑟吹笙。青天包公,正大光明。疾恶如仇,为民请命。明察秋毫,举重若轻。片言折狱,明正典刑。铁面无私,大义灭亲。执法如山,不徇私情。廉洁奉公,堂堂正正。高悬明镜,两袖清风。狼烟四起,南风不竞。靖康之耻,莫此为甚。高宗南渡,一夕数惊。丧家之犬,死里逃生。偏安一隅,粉饰太平。残山剩水,歌舞升平。三秋桂子,香风熏人。十里荷花,悦目赏心。醉生梦死,麻木不仁。及时行乐,苟且偷生。山雨欲来,黑云压城。忠臣义士,泣血椎心。武穆岳飞,三十功名。还我河山,热血沸腾。岳母刺字,铭刻在心。精忠报国,社稷之臣。整军经武,保国安民。号令如山,鸡犬不惊。壮怀激烈,义愤填膺。怒发冲冠,威风凛凛。金戈铁马,坚甲利兵。捷报频传,声威大震。指日可待,黄龙痛饮。仰天长叹,功败垂成。奸臣秦桧,祸国殃民。引狼入室,屈节辱命。卖国求荣,狼子野心。为虎作伥,俯首听命。莫须有罪,血口喷人。欺天罔地,自毁长城。东窗事发,人神共愤。遗臭万年,盖棺论定。青山忠骨,万古长春。白铁佞臣,千古骂名。稼轩放翁,剑胆琴心。中原北望,悲愤填膺。楼船夜雪,铁马秋风。栏杆拍遍,醉里挑灯。慷慨悲歌,报国无门。赍志以殁,抱恨终身。元师南下,风卷残云。半壁江山,大厦将倾。程朱理学,先知后行。发微阐精,穷理尽性。三纲五常,道心治民。灭绝人欲,斯道何明?宋词瑰宝,炳炳麟麟。清词丽句,情文相生。字字珠玑,清音幽韵。含英咀华,寄兴寓情。豪放婉约,相反相成。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东坡居士,天纵多能。旷世逸才,妙绝时人。随遇而安,乐天知命。豁达大度,豪气干云。大江东去,风流淘尽。铜琶铁板,响遏行云。才女清照,绣口锦心。绿肥红瘦,俊逸清新。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。哀感顽艳,凄婉动人。

释文:

 宋太祖赵匡胤当初在后周世宗时期,势力就已经形成。他在陈桥发动兵变,部下诸将给他披上黄袍,拥立他为天子。他先发制人,夺得了皇权,从此江山易姓,王权在赵氏中更替。他坦诚地表达了对武将用兵自重的担忧,从而迫使武将纷纷地交出了兵权。他加强中央集权,削弱地方势力,强化了京官的权力,弱化了地方官的权力。他用合乎正道的礼法规范,使社会安定有秩序,还停止武事,振兴文教,社会逐渐安定繁荣起来。当时的画家张择端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就表现了宋朝初期东京汴梁繁荣富足的昌盛景象。汴河两岸,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熙熙攘攘。街道两边的商铺民宅,彩灯高悬,彩带高挂,金玉多的都堆积了起来,财富盛极一时。那些酒楼茶馆里,谈笑风生,热闹异常。而那些演出娱乐场所,更是鼓瑟吹笙、歌舞升平。

清官包拯,胸怀坦荡,言行正派,对坏人坏事如同对仇敌一样憎恨,却又常常为了人民向皇帝请命。他目光敏锐,善于洞察事理,任何细小的事物都能看得很清楚,能够轻松地处理各种困难的问题。断案时,他能用几句话就断定双方争论的是非,依照法律处以刑罚。他公正严明,不怕权势,不讲情面,为了维护正义,对犯罪的亲属也毫不留情,依法给予惩处。他执行法律象山一样不可动摇,从不曲从私人交情。他为官廉洁,一心为公,光明磊落。

宋朝的边疆战事不断,总吃败仗。宋钦宗靖康年间,金兵攻陷东京汴梁,俘虏了宋徽宗、宋钦宗以及文武大臣等数千人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耻辱的了。宋高宗赵构向南渡过长江,来到杭州,就如同惊弓之鸟,常常一晚上会受到数次惊吓。狼狈得就如同丧家之犬,侥幸地捡了一条命。南宋的当权者们,在残存的一片土地上苟且偷安,把社会黑暗混乱的状况掩饰成太平的景象。就在这残山剩水中,他们仍不忘享乐,成天花天酒地,吃喝玩乐。杭州景色优美,好似人间天堂,秋天的桂花,香味扑鼻,沁人心脾;夏天十里荷花,接天莲叶,让人看了赏心悦目,情不自胜。权贵们像喝醉酒和做梦那样,昏昏沉沉,糊里糊涂地过日子,对江山社稷漠不关心。他们只知道抓紧时间寻欢作乐,只顾眼前,勉强活着。北方的强敌虎视眈眈,南宋政权如同累卵,岌岌可危。那些忠臣义士们,伤心得都哭不出声来,愤怒得眼睛里都充满了血色。

武穆岳飞,南征北战三十多年,始终怀揣收复河山的雄心壮志。他的母亲在他背上刺下的“精忠报国”四个大字,牢牢地刻在了他的心里。他是真正的身负国家重任的国之忠臣。他整顿军马,训练军队,为的是保卫国家和人民。他管理军队,纪律严明,对老百姓秋毫无犯。对敌人,他是满腔的怒火和仇恨。他所带的军队,威武雄壮,英勇顽强。胜仗一个接着一个,声势和威望急速增长,使人非常震动。收复失地,直捣老巢眼看就要成功,却因为奸臣秦桧的陷害而失败,不能不叫人惋惜。奸臣秦桧,是一个使国家受害人民遭殃的小人。他和金国谈判时,他不仅丧失了节气,辱没了使命,还将敌人引了进来。他出卖祖国,以求得自己的荣华富贵,阴险狡诈实在是他的秉性。他私通金国,对金国很是顺从。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,害死了岳飞,他的这种罪行无异于自己毁了自己的长城。当他通敌卖国的行径被发现后,引起了极大的民愤。这种人遗臭万年,将永远地被人们所唾弃。而岳飞则流芳百世,永远地被人们所颂扬和怀念。他死后被葬在杭州西湖边,至今仍受到了人们的敬仰。后人在岳飞墓前,用白铁铸造了秦桧夫妇的跪塑像,他们将永远地遭到人们的唾骂。

辛弃疾和陆游,既有情致,又有胆识。他们常常北望中原,怀着满腔的悲愤。诗作中经常流露出报效祖国、收复失地的雄心壮志,却又得不到朝廷的重用,最终都含恨离开了人世。后来元朝的蒙古大军一路南下,就如同风卷残云一般,南宋的大部分土地都已沦丧,南宋江山就如同那将倾的大厦一般摇摇欲坠。

北宋程颢、程颐创立的宋朝理学,到了南宋,朱熹将其发扬光大,他主张先知后行。他从细微处阐述那极其深奥的道理,推究事物的道理。他提出了三纲五常,并以此作为人们的道德规范。它灭绝人欲,怎么能称得上是高明的道德规范呢?

宋词是古代文学瑰宝,是一种非常伟大的文学形式。清新美丽的词句,文采和思想相辅相生。词句优美,造诣极深。仔细品味体会,作品中都寄托饱含了作者的兴致与情怀。豪放和婉约两派词风,虽然风格迥异,但又有密切的关系。运用的微妙,全在个人的技巧。东坡居士,天生多才多艺。虽然他是当时少有的人才,却能顺应环境,安于自己的处境。他心胸豁达,为人豪爽。他的词作,豪迈有力,气势宏大,堪称豪放词的代表。而婉约词的代表则是才女李清照,她的词作文思优美,词藻华丽,词风清新,哀婉艳丽,也是一代词作大家。

2010-12-15  (星期三)

早上,天阴沉沉的。风虽然不大,却已透出冬的威严。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,一个个行色匆匆,畏缩着脖子,把衣服裹得严严实实。楼下的樟树,叶子虽不像梧桐树叶那样黄了,落了,仍顽强地带着秋的翠绿,但那窸窸窣窣发抖的声音还是掩饰不住它对寒冬的畏惧。

刚到学校,天空中就零零星星地飘起了细碎的雪花。一瓣儿,一瓣儿,还没碰到你的手,倏地就没影了。它们是那么的小,小得叫人心疼,与其说是雪花,还不如说是雪末儿呢!渐渐地,雪末儿越来越多,随着风,斜斜地向地上扑将下来,眼看就要着地了,忽的卷起一阵风,它又调皮地在低空中打几个滚儿、转几个圈儿才肯落下来。早读下课铃响的时候,操场上已经泛白了。孩子们欢呼着,纷纷冲出教室,涌上操场。在雪的舞蹈中,他们追逐着、打闹着,任由雪花亲密地接触着,还有的干脆仰着脖儿、伸着臂,用小手迎接着这些可爱的精灵。啊,好个今冬的第一场雪!

(下午,从教育局回来的时候,房顶上已经盖了厚厚的一层雪了,操场上大概是因为孩子们踩踏的缘故,雪终没有堆积起来。最后一节课,信息老师外出办事,学校临时安排我带一节课。于是,给大家介绍了一点雪天防冻、防滑的常识。)

2010-12-17  (星期五)

为了赶在放假前把《中华经典诗文读本》印刷出来,这几天已经连续开了几个夜车了。考虑到《读本》的实用性,这几天我对古文进行了筛选,删去了一些篇幅过长、内容过深的文章,还增加了几首诗词。为了以后背诵的容易操作,我还在每一首(篇)的后面增加了“背诵日期、用时、自我评价、他人评价”等内容。希望下周把稿子交给印刷公司,争取在元旦前赶印出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