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老师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摘草莓  

2009-04-15 07:08:46|  分类: 生活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上周六的下午,我们一家和老婆朋友一家约好去郊区采草莓。地方很近,就在离仁杰医院不到一里地的向阳路口。我们两家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。

这是一大片大棚地,大棚北边紧邻着水阳江大道,西边挨着向阳路。看见一个大棚边站着个农民模样的人,估计是大棚的主人吧,我们便把车骑了过去。停下车,老婆问,这里有草莓摘吗?那人点点头,说有。说话间,两个小家伙已经哧溜一下溜下了车,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奔向了大棚。谈好价钱,那人便把我们带进了靠西边的一个大棚。

尽管大棚上面的塑料薄膜已经被掀起了一部分,但一进大棚仍有种热烘烘的感觉。大棚是锌钢结构,大约二三十米长,四五米宽,看上去很宽敞。棚里有六畦地,畦面很窄,畦沟更窄,刚走进去歪歪扭扭,总有种要摔跤的感觉。再看看畦上的植物,竟不免有些失望:怎么都没办法把那鲜嫩欲滴的果儿与它联系在一起,它俨然就是路边一种不知名的蒿草。忽而又惊讶于大自然的神奇,这种相貌平常的蒿草竟也能结出那充满灵气的水灵物儿。

两个孩子就如那刚飞出笼的小鸟儿,兴奋地在大棚里不时地叫着。也顾不上大人的叮嘱,不管大的、小的、红的、青的,都一股脑儿地摘了起来,几经呵斥方才收敛了些。摘了一会儿,老婆她们嫌大棚里的草莓太小,便带着孩子们到别的大棚里摘去了。

我和老婆朋友的丈夫从大棚里出来,看见了大棚的主人,便和他聊了起来。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个子不高,身材瘦削,脸上留着常年户外劳动的颜色,言谈举止中透出农民的纯朴和厚道。谈话中,我们得知,他是朱桥乡人,来这里种植草莓已经有八九年了。原来他的大棚在水阳江大道北边的麻场旁边,由于修路,他被迁到了路的南边。

这边能种得长吗?我问。

他摇摇头,一脸的担忧和无奈,说他也不知道。

我看了看旁边正在施工的两条大路,一辆辆满载渣土的工程车不时地喘息着摇摇晃晃地驶过,一阵阵浓浓的尘雾仿佛在告诉我们大棚存在的日子已屈指可数了。看到我们这个日益扩大的城市,我的心里说不出是喜还是忧。

那是什么?我指了指大棚里一个灰色的木箱,岔开了话题。

哦,那是蜂箱。

蜂箱?是用来给草莓传粉的吗?

他点点头。如果没有蜜蜂传粉,草莓就会变成这个样子。说着,他顺手摘了一个蚕豆大小的畸形草莓给我们看。

那现在怎么看不到蜜蜂了?朋友问。

都死光了。

死——光了?!我们一脸愕然。

是的。草莓的生长周期很长,头一年九月份开始栽种,元月份就开始挂第一批果子,一直要到第二年的五月份。天冷的时候,没有昆虫,传粉就得完全靠蜜蜂。到了春天,天气忽冷忽热的,气温高的时候,蜜蜂在大棚里出不去,就被炕死了。说到这里,他朴实的脸上流露出几许淡淡的忧伤。

这时,老婆她们正好摘好了草莓带着孩子从大棚里走出来。过了秤,付了钱,大家开始洗着品尝自己的劳动果实了,可我却没有了胃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